坑挖的多了,也就不计较这些了(正经脸)

【三日鹤】喝醉的大狗子(误)

       鹤丸注意到身后跟踪的人很久了,本来因为肚子饿而买的食物现在却一点都提不起想吃的兴趣来。

   回家的巷子中,一路上的路灯因为经久未修,导致光线暗淡,要不是熟悉这附近,鹤丸都怕自己走迷路。

   然而现在却被身后跟踪自己的人吓得不敢回家,鹤丸捏紧手中的袋子,后悔一时贪图超市离家近而不带手机出门。

   肚子一直在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鹤丸咬咬牙,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!反正自己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这变态不成?于是当离家还有几米远的距离时,鹤丸猛地停下了脚步。

   身后的人见鹤丸停了下来,跟着也停下脚步。一时间昏暗的巷子中,只剩下被风吹动袋子的声音。

   鹤丸深呼一口气,转身看着从超市出来就开始跟踪自己的人。

   “你想做什么?”   

   无法看清躲在阴影处的人的样貌,鹤丸不免有点焦躁,于是说话的语气又重了一些。

  “一直跟着我是想干什么!”

   有点受不了对方的沉默,鹤丸打算一鼓作气冲上去揍他一顿!

  就在鹤丸打算把购物袋撇到一边时,对面的人终于从阴影下走了出来。

    等鹤丸终于看清对面的人脸时,手中的购物袋一下子掉到地上,发出一声动静不小的声音。

  “鹤。”

   三日月委屈巴巴的看着鹤丸,喝的醉醺醺的他现在有点搞不懂为什么平时对自己那么好的人,现在却一直不理自己。

  好不容易要追上他了,却被鹤丸突然转身给吓了一跳。歪歪扭扭的向他走去,三日月不由的打了一个酒嗝。

  鹤丸感觉今天晚上自己的心情就跟坐过上车似的,眼前向自己走来的某人除了自己的男人还有谁?

  所以说不是今天回老宅不回来了吗,鹤丸站在原地没动,无奈的看着走过来的某人。

   为什么鹤不像以前那样冲过来抱着自己?难道他前面去超市其实是另有所图?!

  疑是给某人戴绿帽子的鹤丸捡起掉到地上的袋子,对还没有走过来的三日月招招手。

  “回家吧。”  

  说完直接转身走了。走了?!三日月不敢置信的看着走掉的鹤丸,内心的想法莫名的被石锤。

   完全不知道某人心理想法的鹤丸掏出钥匙开门,对还在外面发呆的三日月说:“快进来啊,呆在外面干嘛?”   

    脑洞突破天际的三日月端着一本正经的表情进屋,仿佛前面委屈巴巴的人不是自己。鹤丸把袋子放在茶几上,对坐在沙发上的三日月说:“你喝了多少啊?竟然会醉成这样!肚子饿吗?我这里正好买了一点东西可以吃。”  

  “不多,不饿,我想抱着你睡觉。”  

  “……好好好。”  

   他妈的说出来的话都变了!还敢说不多!
   要是被我知道谁灌三日月喝那么多酒,看我怎么收拾他!

  老宅中的小狐丸一个激灵,一旁的司机说在路上碰见鹤丸,三日月便吵着要下车。小狐丸摸了摸头发,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?

   问题大了的三日月此时黏在鹤丸身上被他拖着往楼上走,喝醉的三日月弃了平时儒雅端庄的样子,现在反而更像一个撒娇的大狗子。

   身心疲惫的把大狗子伺候好,鹤丸决定以后谁他妈再给三日月喝酒就砍死谁!

  给自己洗了个澡后,鹤丸饭也不想吃了直接躺床上秒睡。一旁睡着的三日月仿佛感觉到熟悉的气息,一把捞过鹤丸的身体抱住蹭蹭。

   而此时的时间:凌晨三点。

PS:一个无脑,感觉严重ooc啊!算了我不管!我喜欢就行!

评论(2)
热度(23)

© 灵笙-论佛系少女的养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