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挖的多了,也就不计较这些了(正经脸)

【三日鹤】自己作的死,跪着也要作完

听说最近小奶狗很火?
小奶(?)狗三日月×叔叔辈鹤丸
  ooc 有
  十指相扣放在桌上,鹤丸坐在一处高档咖啡厅的座位上,抬头一脸平淡的看着对面的女士。不时点头符合着女士的话题,鹤丸在心中叹了一口气。
  要说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鹤丸也是要负一部分责的,谁叫当时好不容易抱的美人归,却嘴贱的想激一激他。
  虽然最后是激到小朋友啦,嗯,被赶出门了。
  而且当时还对他哥说自己其实想结婚很久了,以至于最后!热心的石切丸开始着手起这场毫无意义的相亲。
  抬手看了眼手表,见对方还不愿意结束,鹤丸只好出声打断了女士的话:
  “美丽的女士,今天很开心能和你共度了一个愉快的下午。”
  话锋一转,道:“只不过我家的小朋友估计等的不耐烦了,所以就先到这里吧。”
  没错,鹤丸和这位美丽的女士聊了一个下午的天竟然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!起身对失落的女士点了点头,在她的注视下去前台买单。
  紧赶慢赶终于在下课铃响起的那刻到达三日月的学校,把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内,鹤丸便走到校门口一旁的树下等着那个捧在心尖上疼的人。
  也不知三日月是不是故意气鹤丸的,在鹤丸抽第四根烟的时候才踏着余晖出现在校门口。
  连忙把烟熄灭扔进烟灰夹里,鹤丸趁三日月还没有看过来的时侯往嘴里喷了点清新剂,确保身上的烟味不会刺激到小朋友后,鹤丸才笑着对不远处的三日月打了声招呼。
  三日月看到树下对自己招手的那人时,眼前不由得一亮,但是又想到这人竟然真的离家出走去相亲就觉得心被针扎着似的。
  忍住想扑到鹤丸怀里的冲动,三日月面无表情的对鹤丸说:“你又抽烟。”
 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啊。鹤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,一脸宠溺的对面前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说:“哎呀,先不说这个了,我好久没回家里了,估计都没菜了咱们就先去超市采购吧。”
  虽然心里很想知道鹤丸这次相亲最后怎么样了,但是想了想还是把口中的话咽了下去。
  等他们坐上车的时候,三日月还是没忍住的问鹤丸最后结果怎么样了,男人终于如愿以偿的听到小朋友略带别扭的问话,开心的大笑起来: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家三日月怎么就这么可爱呢!”
  笑就算了竟然还动起手来,揉着三日月的脑袋,鹤丸觉得自己真特么幸福。
  三日月觉得自己真特么傻逼,竟然会问了出来。默默地享受了下被揉脑袋的感觉,三日月便不再说话了。
  等回到家的时候,三日月趁鹤丸在厨房捣鼓,一溜烟跑到他们睡的卧室里去,将随处可见的纸团还有某人的衬衫什么的收拾好,三日月放心的呼了一口气。
  毕竟鹤丸被赶出家里挺长一段时间了,难免会因为思念而做出一些羞羞的事情。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做的事情找借口,三日月走到厨房看着男人做事。
  鹤丸怎么会不知道卧室里的东西?早在他得到三日月的同意的时候就回了一趟家,没想到会发现这么有意思的东西。
  低笑几声,鹤丸便对身后的小朋友说:“你要是无聊,可以过来搂着我的腰哦。”
  为什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?磨磨蹭蹭的走到鹤丸身后,趁鹤丸没有动刀子的时候一把捞过他的腰身。
  高中生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,鹤丸被三日月的动作给吓了一跳,正转头时就被吻了个正着。
  “别忘了你可是我老婆!”耳边传来小朋友变声期时沙哑的性感声音。
  Ps:我写的不是小奶狗,而是小狼狗吧!嘛重点是看的开心就行啦~

评论(3)
热度(36)

© 灵笙-论佛系少女的养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