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挖的多了,也就不计较这些了(正经脸)

【原创】【三日鹤】我当你是兄弟,你竟然想日我!

✔嗯!大家以后请叫我狮子何!
✔也可以叫我甜甜~而且事情发生在高中时期~
✔都叫我甜甜了我的文还不甜?
✔ooc 算我的!
  鹤丸接到小狐丸给自己打的电话,说是要自己来楼下接三日月。
  虽然知道三日月今天是去参加朋友的生日,但是没想到最后会看到三日月醉成这个样子。
  "哇这还真是吓到我了。"
 "唔…是鹤丸么?"三日月听到熟悉的声音,醉醺醺的从小狐丸的怀里抬起头,然后眯着眼仔细的看着面前的人,看了好久才发现是鹤丸,于是便挣扎着扑入鹤丸的怀里。
  小狐丸没反应过来就发现鹤丸和三日月抱成一团。无奈的笑了一下,便对鹤丸说:"三日月就交给你啦。"
  对小狐丸点了点头,鹤丸便搂着三日月上楼了。
  和舍友一起费力的把三日月弄到上铺,鹤丸和其他人打声招呼后便拿起脸盆出去打水了。
  "呃…头好晕。"三日月躺在上铺默默的翻了个身,面对着外面悄咪咪的睁开了眼睛。无视其他舍友的存在,三日月默默的寻找着鹤丸的身影,等看到鹤丸进来便连忙装作很难受的样子。
 
  其实三日月并没有喝多,他之所以会这么做也只是想对鹤丸耍!流!氓!
  鹤丸显然并不知道老流氓的想法。最后他也只是把毛巾打湿,然后爬到三日月的床上,帮三日月擦脸。
  三日月享受着鹤丸难得的温柔,想耍流氓的心不久便被酒精打败。一边强迫着自己不能睡,一边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睡着了。
  等鹤丸把三日月的脸和手擦好后,就发现三日月睡着了。笑了一下轻轻的对三日月说了句晚安,便下床了。
 
  一时间整个宿舍都安静了下来,鹤丸弄好东西后也过了一段时间。等鹤丸把灯关了想回到自己的床铺时,就听舍友小声的叫着自己。
  "鹤丸!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叫你?"
  "有啊,就是你啊。"
  舍友恨铁不成钢的又说到:"你认真听!好像是…啊好像是你上铺传来的!"
  鹤丸觉得是舍友小题大做了,三日月这么优雅的人怎么可能会说梦话。
  最后敌不过舍友的怂恿,鹤丸没办法只好爬上三日月的床,认真的听他说什么。
  越听越觉得三日月真的再叫自己,刚想把三日月叫醒的时候,就听到他说:
  "…鹤…唔,屁股翘高点…"
  ?????这是想日我的节奏?!
 

 

评论(2)
热度(76)

© 灵笙-论佛系少女的养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