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挖的多了,也就不计较这些了(正经脸)

【原创】【三日鹤】别人家的孩子

✔一发完!
✔还是甜甜甜!
✔ooc 给我!
   鹤丸匆匆忙忙的从学校赶回了家里,碰的一声将自个锁在了房间里。
   五条夫妇对于儿子的怪异行为,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,并没有说什么。
    鹤丸的这个行为其实从开学到现在就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啦,虽然有问过原因,但是鹤丸只是满脸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用你们管。
   五条夫妇觉得果然是儿子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啦。
   然而事实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!
   这件事还要从鹤丸刚开学的时候开始说,那时候万里晴空,鹤丸同学背着小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,对自己高一的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   来班上报道的时候周围的同学也很友好,等同学们都坐好,用期盼的小眼神望着门口时,一个对鹤丸来说非常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班级门口!
   握草为什么三日月会在我班上?等一下为什么没有老师过来!不要告诉我三日月就是班主任啊喂!鹤丸睁大眼睛看着讲台上的三日月,一副被吓到的样子。
   但是周围的同学们却很兴奋,毕竟没想到自己的班主任这么年轻!而且还长的这么好看!
  三日月拍了拍手意思同学们安静下来,然后开始自我介绍:"同学们好,我是三日月宗近,你们可以叫我三日月老师。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你们高一的班主任啦~"
   等三日月一说完,就响起来一片掌声,尤其是女同学,恨不得站起来鼓掌!
   然而坐在最后一排的鹤丸国永同学恨不得将头塞进课桌里!要说鹤丸为什么会这么反常,其实是因为三日月宗近的家和自己家是世交!
   从鹤丸一出生起,听的最多的就是三日月的名字!三日月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啊喂!虽然三日月比鹤丸大了将近十几岁,但是谁叫五条家的孩子只有鹤丸一个呢!这种无形中被对比的感觉简直可怕啊!
    鹤丸很小的时候其实和三日月的关系很好,当时的他真的超喜欢三日月,每天都喜欢和三日月黏在一起。
    那时候三日月的妈妈还跟小鹤丸开玩笑说,要鹤丸当三日月的媳妇呢。
    但后来鹤丸越长越大,就渐渐的开始远离三日月了,尤其是三日月出国后,恨不得断了联系。
    而现在三日月的小媳妇已经长大,变得越发的吸引人了。三日月想着。
    当三日月交代好一切事情后,便看到鹤丸在偷看自己,啊小媳妇在偷看自己!赶紧摆出最好看的表情对着鹤丸。
   鹤丸其实是对着三日月后面的黑板发呆,但是猝不及防的发现三日月在对着自己笑。对三日月翻了一个白眼,然后去忙自己的事了。
   三日月监督自己班上同学做事的同时,也不忘偷偷看鹤丸在干什么。
    哎呀擦窗户那么危险怎么让我的宝贝上!
    哎呀我宝贝脸都脏了快过来让我擦擦!
    哎呀……
    鹤丸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黏在自己背后,忍不住去看是谁在偷窥自己。顺着感觉看过去发现是三日月一直在看自己。握草竟然还对自己放电!老流氓!
    等事情都结束后,三日月便让同学们放学。刚想对鹤丸说一起回家的时候,便看到鹤丸一股风似的冲出了班级。
   等三日月回到鹤丸家的时候,鹤丸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了。鹤丸妈妈见三日月回来,笑着说:"不知道鹤丸怎么了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,快吃饭了你帮我叫你媳妇吧。"
    三日月点了点头,便走到鹤丸房间门口,敲了敲门。很快门里传来动静,然后没一会门就开了。
    本来鹤丸以为是妈妈叫自己,但是打开门口发现是三日月站在门口!愣了一下连忙把门又关上。机智如三日月,早就看出鹤丸后面的举动,侧过身子挤进了房间。
    伸手将门锁上,三日月边扯领带边走向鹤丸。鹤丸一边后退,一边防备着三日月,等退到床边时一屁股在床上。
    三日月见鹤丸坐在床上,便停了下来。将手中扯下来的领带扔到床上,一脸委屈的对鹤丸说:"鹤,你在躲我!"
    鹤丸撑在床上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捉紧床单,低头没有说什么。三日月见鹤丸不理自己,变本加厉的走到鹤丸身前将鹤丸抱在怀里,不顾鹤丸的挣扎低头在鹤丸耳边说:"可是我很想你。"
    等怀里的人停止挣扎,伸手将小媳妇的脑袋按在左胸上,让他听听自己因为见到他而剧烈跳动的心脏。吻了吻鹤丸的头顶又说:"鹤呦,这几年你怎么都没有联系我呢?"
   "我可是……我可是每天都期待着鹤给我发消息呢!"
   三日月在鹤丸耳边低声诉说着。
   但是鹤丸并没有让三日月继续说下去,"够了!三日月!"
  "别以为你说这些我就能…我就能原谅你!"
  "明明是你当初没有消息的突然出国,我……我还以为……"抑制不住的哭腔流露出来,鹤丸觉得真是太糟糕了!
   三日月觉得还有什么比鹤丸流眼泪更难过的呢?
   连忙把鹤丸从自己怀里拉出来,看见他因为流眼泪而泛红的眼角,觉得心都快疼死了!将他脸上的泪痕一点一点的吻去,说:"当时我是有想通知你的,只是那时候你不像从前一样对我,让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。"
   "傻瓜!笨蛋!我还不是因为阿姨说要做你媳妇闹了别扭!难道你还不让人家害羞下么!"
   三日月愣了一下,感觉那时的自己真是笨蛋!
   "对不起鹤,都是我的错!"
   等两个人和解好外面的饭都凉了!鹤丸妈妈看他们两个又重新和好,欣慰的笑了。
    嗯就算和解了,鹤丸还是对三日月平日里在班级上明里暗里的调戏而感到羞愤不已,每次都被惹的回家锁在房间里。
   不过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鹤丸,那就是为什么三日月会住在自己家啊?
   三日月回国的前一天,他联系了鹤丸母亲并和她说明了想法,最后得到了阿姨的强烈支持!
  

评论(1)
热度(82)

© 灵笙-论佛系少女的养成 | Powered by LOFTER